服务热线:400-8186988

巢尚访谈丨柴健:我只想做一个匠人

icon 2018-12-24 11:46:41
icon

摘要:柴健是一位善于逆向思维的设计师,他乐于尝试与创新,只要与设计有关,他都愿意付诸心血。作为一名资深设计师的同时,他还是一个喜欢给芭比娃娃做衣服的男孩子。“叛逆”是理智的选择,他不断寻求变化,只做独一无二的设计。

 

  设计可以学习,但是照搬就会迷失自我,有了自我才能做真正的设计。

  ——柴健

柴健柴健室内设计工坊设计总监

  柴健是一位善于逆向思维的设计师,他乐于尝试与创新,只要与设计有关,他都愿意付诸心血。作为一名资深设计师的同时,他还是一个喜欢给芭比娃娃做衣服的男孩子。“叛逆”是理智的选择,他不断寻求变化,只做独一无二的设计。

  【采访时间】9月14日

 【采访地点】HM-EURO 东四环红星美凯龙店

>>访谈实录<<

  记者:您是2015年转行做室内设计的,据了解,您之前是Dior服装造型师,为什么要从一个舒适圈跳出来创业呢?

  柴健:现在很多高端客户都是住酒店比较多,如果不进行量身定制,总好像又去了一家酒店,他们回到家就想有一个自己的风格,所以我们针对业主的个性来进行设计,这是我认为室内设计比较有趣的地方。

柴健作品 - 开放式厨房

  设计本是相通的,没有界限,都是以审美为基础。不将设计框死在一个狭小的范围,视野便会更加地开阔,服装设计、建筑设计、珠宝设计、产品设计等都在我的工作范畴。我之所以不想加入传统公司是因为我不想受限制,“猪圈里养不出野猪”,话糙理不糙,所以我自己选择了创业。

柴健作品– 客厅

  我的客户没有只做一个项目的,后期他们的服装设计、衣橱整理、红毯礼服、珠宝设计等都会找到我。我认为服装设计师或室内设计师都不足以涵盖我的职业,至于准确的身份我还没想好,只要是与设计有关,我都可以去尝试。这也要感谢我的客户,把身边所有与设计有关的事情都交由我来做。

柴健作品– 书房

  记者:“服装设计是我的语言,室内设计是我的表现形式。其实家装的过程就如高定一样,‘合体’只是基本要求,‘得体’才是高级定制的精髓。”您用服装设计角度解读室内设计很新颖,可以具体谈一谈吗?

  柴健:在新时代,购买高级定制的人并不是为了“炫耀”,而是他们对这件时装的“感同身受”。这不光光是头脑一热、一掷千金的消费,还得有品位、时间,等得起工时,试得起衣服(Dior一件高级定制,从选款、量身、白披布试身到最后制作完成,总共需要购买者亲自前往巴黎5次),认同这种仪式感和这份手工,追求最贴身、最舒适的穿着……Raf Simons这样形容购买Dior高级定制的女人:“她穿着的不仅仅是时装,更是一种力量和态度。任何外界的看法和评价都与她无关,她所穿着正是她自己。” 一套高级定制设计的基本要求:让空间流露居者的特质,完整体现每位业主的个性。侯舒信先生发布了室内设计“声、光、水、气、材、色、形、风” 的理念,这很直观地体现了当下室内设计的个性化定制。

 

设计师兴趣– 芭比娃娃的新衣

  记者:据了解,您毕业于RCA(英国皇家艺术学院),鉴于您的留学经历,您如何看待东西方文化艺术在室内设计方面融合呢?

  柴健:我从来不考虑融合的问题,我只考虑适合,只要能呈现出美感来就可以。我不太受限于地理、空间、时间的限制,站在客户的角度,只要不出现大忌并能够满足他的生活情趣就可以。

柴健作品《腔调》– 餐厅

  记者:从行业来看,国内室内设计还处于新兴阶段,相比较国外成熟的行业发展,您认为国内设计师应该从哪些方面提升?

  柴健:从发展来看,我认为现在国内南派设计师发展已经非常快了。从近现代开始,欧美的室内设计已有百年历史,国内室内设计正式发展才十几年,如此对比未免求全责备了些。但我认为后发者制人,我们有后发优势,给国内设计师一点时间,国内的设计师也会走向全球。至于提升,我认为可以从三方面着手,审美的提升、文化的深入了解以及具备自己独特方式的表达。设计可以学习,但是照搬就会迷失自我,有了自我才能做真正的设计。

 

柴健作品《腔调》– 客厅

  记者:据了解,您这套案例的业主是叛逆的贵族,“叛逆一直是优秀贵族最引以为傲的精神”,您如何理解这种叛逆精神呢?您认为什么样的“标志”“概念”是符合他们需求的?

  柴健:这套案例我命名为《腔调》,我认为它可能会更好地体现我对它的理解。如果撤掉所有东西,你会发现这个房间里是没有设计的。我对它的理解便是“无设计”,我没有过多地去改造它原有房屋结构,如果它能满足客户真正需要的生活习惯、不存在太多弊端,我就会选择不改动。而且我不喜欢用波打线,我的拼花永远不会在客户间重复使用,即便砖还是那块砖,也是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

柴健作品《腔调》– 卧室

  我理解的“叛逆”是不落俗套,拒绝墨守陈规。“叛逆”是理智的选择。大多数父母、长辈、领导都希望我们能够按照他们的意愿、模式去生活和工作,因为他们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,懂得人生中的许多事情,能判断孰是孰非,他们孜孜不倦地把已经形成习惯的知识灌输给我们,但有许多知识或许适用于那个年代,对我们而言就可能没那么美妙了,这种不合时宜的知识灌输便引起我们强烈的叛逆心理。我们要明白,叛逆并不是反对一切,不吸收。至于“标志”或者“概念”我认为就是“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”。

柴健作品《腔调》– 客厅一角

  记者:现在室内设计特别流行混搭,包括我们看到您的案例,也并不能用某一种风格去界定,您如何看待这种行业发展趋势?对于行业未来发展您怎么看?

  柴健:为什么设计要拘泥于同种元素的集合呢?在特定的时期,我们为了学习需要了解,这是一个过程。但是从设计审美角度,被同种风格所限制住做设计,很容易掉入俗套,我们叫“行活”,这甚至是对设计基本理念的一种应付,我认为设计不应该受风格、元素局限。

 

柴健作品《ModePlus》美发沙龙– 化妆间

  当然我们做的是商业设计,要考虑客户有没有禁忌,站在客户角度审美是最重要的。关于行业未来发展,我作为一名小小的设计师,我认为应该是做符合当地、当下和当事人的设计。

 

柴健作品《ModePlus》美发沙龙– 等候区

  记者:您个人对未来的工作有什么规划?

  柴健:我现在的状态属于半玩半工作的状态,没有设定什么目标,相对来说我享受其中。我以玩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情,不仅客户感到很舒服,我也不会累,如果每天都在考虑进度、进展以及所有事情,真的会很压抑。

 

柴健作品《ModePlus》美发沙龙– 明星留影

  我就想踏踏实实地做好我的客户。我把我的客户都看做我的亲人而非上帝,我认为上帝太遥远,我将我的感情、审美以及我了解的全部都倾注在我的设计当中,这样就足够了。做设计,我需要大家相互之间有个碰撞,而不是全凭我个人无限发挥,碰撞出来的东西与别人的就是不一样,还会带来一种新鲜感。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的?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柴健作品《ModePlus》美发沙龙– 局部空间

  当然,我认为做好设计,将客户交付给我的做好,那么未来的其他东西是会顺带而来的,我只想做一个匠人。

【设计师简介】

柴健柴健室内设计工坊设计总监

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

Dior服装造型师

柴健室内设计工坊设计师

北京此木创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

意大利Coooi时尚女装品牌创始人

【设计师有话说】

  2015年底当我决定做室内设计的时候,我已经做了5年准备:做y轴,不做x轴。因为非科班出身,不会过多的考虑扩大自己的客户群,而是只做一种风格,只做一个客户,让我成为你的唯一。

【设计理念】

  服装设计是我的语言,室内设计是我的表现形式。其实家装的过程就如高定一样,“合体”只是基本要求,“得体”才是高级定制的精髓。